当前位置:诗迈首页 >  新闻资讯  >医药资讯

定义“健康人”:谷歌的医疗数据革命“私心”

发布时间:2014-07-31       来源: 医药诗迈猎头       浏览量:41

定义“健康人”:谷歌的医疗数据革命“私心”

7月24日,谷歌启动了一个名为Baseline Study的全新科研项目,希望定义“健康人”的身体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

为了完成这一项目,谷歌将先匿名搜集175人的基因和分子信息,之后还会再搜集数千人的相关数据。目前,谷歌已经开始为Baseline项目招募实验志愿者。

这个听上去很“高大上”的Baseline项目,实际就是要研究,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健康”。换句话说,谷歌是想给“健康人”下一个标准定义。

WHY

为什么不研究研究生病了的人呢?现代医学更擅长于治疗已有明显症状的疾病,然而,当症状已经明显到让人们认为有必要去看医生时,其实疾病早就在身体内酝酿多时了。

通过定义什么是“健康的身体”,并监测身体的变化,及早发现致命性疾病,就会变得相对容易。这样,我们就可以在症状出现之前,把疾病“扼杀在摇篮里”。

WHO

据谷歌表示,Baseline研究最初会选择来自不同地区、不同种族、有不同习惯的175名志愿者作为研究对象。到今年年底,志愿者的总数会扩展到400名左右。

目前,研究范围仅限于美国,但谷歌没有明确表示具体是哪里,以免对研究造成影响。志愿者会知道他们是一项医学研究的一部分,但不会知道具体是哪一项。通过对实验地点的保密,谷歌希望过滤掉“特意”前来的参与者,以避免实验结果偏差。

WHEN

该试点研究会在今年夏天开始,志愿者人数会逐渐增加。这是一项长期研究,可能会持续十年或更久。

WHAT

最初的175名及之后加入的志愿者,都会经历一次像看病一样的检查过程。研究人员会搜集包括血液和唾液在内的体液,并对他们进行DNA测序。

家族基因史、食物消化数据、药物反应、心率……这些生物性数据都会被搜集整理。

研究的最终目的是将健康人体内的各种潜在化学性质归档,这已经远远超越了通常可以“观察”的范围。通过对这些人体化学性质的研究,谷歌将定义出到底什么才是“正常”的人体状态,使得人体的变化更易被察觉。因为人体内化学性质的改变,通常表示人体机能出现问题,或是有潜在疾病风险。

用数据勾勒健康

首先,医学研究人员会将这些数据整理归档,并匿名化。之后,这些生化数据将被与志愿者的生活习惯、年龄以及其它身体因素进行对比,来勾勒出一个“健康人”由内而外的轮廓。

包括谷歌内部以及更大范围的学界研究人员,在获得许可之后,都可以分析这些数据。他们可以研究某种特定的生活方式是否会导致特定的生化指标。同时,他们还可以创建“生化指纹”或健康“基线”,以供参照。这样,在人体发生变化时,我们就能很容易地发现了。

借助这项研究,科学家们希望可以揭示疾病发生的模式,使得医生在疾病的最初阶段就能发现它。科学家们还希望能够找到一种表明存在疾病发展可能性的生化模式。人与人的身体化学性质是不同的。比如,有的人可以更好地消化脂肪含量高的食物,从而保证体内胆固醇含量较低,而有些人则无法做到这点,导致他们体内胆固醇水平偏高,患心脏病的风险也更高。

匿名化保障隐私

像Baseline这样的研究,受到政府规定的严格控制。同时,它还要接受独立运作的伦理委员会的监督。研究将由一位在医疗机构工作的医生主持,他的职务是主研究员。这类似于在一个实验室中,有教授和博士主导一项研究计划,还有博士生来协助研究进行。

主研究员要对研究数据负责,并且这些数据在被用于研究前要匿名化。这项研究的参与者也都是志愿者,在参与研究前,他们要签署一份同意书。他们也可以随时退出研究计划。

是时候了!

过去十年间,曾经有人尝试做过类似研究,但因为过于高昂的而成本不得不放弃。生化分析在资金和时间投入上都相当惊人。在以前,DNA测序要花费十多万美元,并且计算机的运算能力也限制了研究进行。

现在,动用分子鉴定工具的成本大幅下降,比如,对一个人的全部基因组进行测序只需要花费1000多美元。而其它新工具的运用,也使得测试速度大幅加快,对体内复杂生化反应的研究也变得可行。

谷歌强大的计算能力帮助它在搜索及其它领域大显身手。现在,这样的计算能力也将为Baseline研究做出贡献。

谷歌的首次尝试

Google Health是谷歌的第一次尝试,它希望通过改良医生收集、处理、储存病人数据的方式,打造出精细、多渠道的数据流。这也许是唯一能击败苹果 Healthkit 的优势了。但该产品影响力不足、使用人数过少,难以为继。谷歌于2012年1月1日宣布将其关闭。而在今年的Google IO大会上,谷歌发布了Google Fit 平台来与Healthkit 竞争。

仅凭数据支持这一点,足以将谷歌淘汰在健康科技领域之外。但作为全球的顶尖科技巨头,谷歌希望能在此领域一展身手。健康数据的隐私问题向来敏感,用户医疗记录能够将用药史、心理问题甚至绝症信息统统记录下来。一旦出现数据泄露,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医院对于云服务的态度仍然犹豫。此外,用户接触过多的健康数据,可能导致“自我诊断”从而延误了最佳治疗时间。

病例数据敏感,但健康数据并非如此。谷歌 Baseline研究的重点在于健康数据。鉴于iOS 与Android的竞争势必长久,谷歌希望该研究能为Android应用的发展提供强大动力。

业界良心or 医疗数据革命?

这项研究对于科学和医药领域的助益是显而易见的。人们不明白的是,谷歌能从中得到什么?Baseline研究由Google X赞助。Google X的建立目的,就是聚焦一些影响数百万人日常生活的问题,并用一种全新的角度解决它。

谷歌眼镜和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就是Google X的产物。谷歌表示,Baseline研究是为了向科技发展做出贡献,而非为了让谷歌开发新产品。

听上去大公无私是吧?嗯,确实大公无私,因为实验和研究数据并不能带来直接利润。不过,通过对Baseline研究成果的利用,谷歌将能够进入获利丰厚的健康市场。

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早就直言不讳地承认,挖掘健康数据有着潜在的利润。当然,这一话题多年来都是一项禁忌,因为人们担心企业会滥用这些数据。

谷歌之前曾尝试过说服其他机构公开医疗数据,但是很显然,他们失败了。因此,Baseline更像是谷歌自己掀起的一场医疗数据革命。

尽管谷歌Baseline研究是一项学术实验,并不会立即造福人类。不过,它背后的科学数据,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现代医学的运作方式。

现在,我们治疗疾病的方式通常是在症状显现之后再治疗。往后,我们或许可以转向另一种模式:在身体问题转化成疾病前,我们就能在第一时间对其进行预防。相比在疾病发展恶化后再治疗,这对提升全民健康水准、减轻医疗保险系统的财政负担,大有裨益。

听上去这会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科学家们终于在谷歌的助力下,迈出了第一步。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