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迈首页 >  新闻资讯  >职场信息

WCD?国内穿戴式除颤wcd有发展前景吗?

发布时间:2022-12-19       来源: 网络       浏览量:54

近几年,国内准备做WCD(穿戴式除颤器)的企业至少有4-5家,而且至少有3家在苏州。有时候甚至怀疑这三家是不是同一家企业。从2013年开始,有一个知名的海外媒体,有一篇文章写未来20年,全球十大高风险高回报的产品排名中,穿戴式医疗设备就排名第一。穿戴式医疗设备被世人寄予厚望,但是近十年的时间过去了,穿戴式医疗设备的产品虽然各式各样,但是没有一款产品已经形成比较成熟稳定的市场。

 

目前各类产品的尴尬我归因于两点:第一,很多产品缺乏清晰的临床价值。第二,很多产品缺乏明显的替代优势。

对于穿戴式除颤产品而言,其临床价值是清晰的。就是针对于心脏室颤引起的恶性心律失常而导致心脏骤停的猝死事件。通常在院外发生心脏骤停,高质量的心肺复苏和快速除颤是抢救这类猝死事件的唯一方法。

而产品的替代优势是否明确则是要通过很多方面来评估的。成本、舒适性、便利性和本身的产品性能。

具体来说,穿戴式自动体外除颤器可由高风险患者如穿衣服一般穿在身上,通过多导心电监测仪24小时持续监测患者心电,当监测到室性心律失常信号,该设备将及时进行警示。若患者无反应,设备将自动激活除颤系统,电极板随即进行自动喷胶,将除颤电极板粘附于左前下胸及后背,形成导电回路。随后,系统切换至自动除颤模式,并再次进行室性心律失常诊断判定,确认患者无反应的情况下,开始除颤。

在国外,这类产品有已经上市且相对成熟的产品。就是ZOLL的LIFE VEST。很早就简单关注过这个产品,但是没有深入研究过,今天带着各种好奇和疑问把Life Vest的彩页和说明书草草看了一遍。

首先说,这个产品的临床定义,到底什么样的人需要穿戴WCD,这种产品到底是替代哪类产品的。很明显此类产品应该是在临床上替代ICD的产品,并不是替代AED的产品。


ICD是植入型心律转复除颤器,是一种体积小,能植入患者胸腔或腹腔的医疗设备。对于高危患者,一旦发生快速性室性心律失常,ICD能在数秒内转复为正常心律,当出现缓慢性心律失常,它又可起搏心脏。合理使用ICD可以纠正快速性室性心律失常,减少猝死的发生率。

医院里对哪一类病人会建议佩戴植入式ICD是有标准的,对于心电图和EF(射血分数,Ejection Fraction)有要求,射血分数是一种测量心脏每搏出一个心室的血液的百分比。它通常是从左心室开始测量的,右心室射血分数(RVEF)是心脏的主要泵送室,有时被称为右心室射血分数(RVEF),指的是输送到肺部的血液量。

我看了看Life Vest的彩页中,推荐使用WCD和院内建议植入ICD的情况类似。因此,要对于WCD和ICD的替代优势,WCD要比ICD更方便看起来是一定的。WCD比ICD便宜看起来也是一定的。但是在院外是否能做到每天坚持穿戴,这个就不一定了。此外,WCD的重量和穿戴方式,一定会在生活中给患者带来诸多的不便利,纵然它还是一个很轻便的东西,查了一下Life Vest的说明书,它的重量是0.85kg。

此外,这么小的东西,比较还是一个体外除颤器,对于产品是否可以满足除颤放电能量的要求,我之前也有疑问,查了一下Life Vest的说明书,发现可以达到75-150J的放电能量,但是因为体积限制,限制了电池的性能,因为一次使用只能满足五次的放电要求。当然,通常五次放电的时间(大约十分钟),应该足够满足在西方发达地区的施救要求了。

所有的一切都有待于市场的检验。WCD和ICD各有利弊,WCD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产品,纵然到现在可能并没有应验当初那么好的市场期待。

心脏骤停并非之发生于那些所谓的高危人群身上,大部分心脏骤停是难于预知,难以预防的,面对心脏骤停AED的普及仍有有着难以替代的作用。鼓励大家为自己的家庭、单位、学校购置AED设备,组织大家学习急救知识,生命是一条单行道,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让生命不在意遗憾。

在线咨询